西电东送还有多大的意义

能源杂志 综合,  观点 2018-10-11 16:41:00
     

过去形成的西电东送格局,发端于30年前(1986年),大规模发展于20年前(1999年)——被“二滩水电站消纳”催化,在一系列的大水电长距离外送下形成了巨大的规模。


21世纪初,东部地区面临着机组容量不足、大幅度大范围缺电问题;西部地区则面临着发展经济,地区差距扩大,投资不足的问题。西电东送通过中央政府投资电厂与输电线路,对这两个问题的解决都指向潜在改善的方向。但是,基本上,这是在可再生能源大发展,特别是风电与光伏2005年开始爆发之前的故事。


笔者之前的文章多次提及风电光伏波动性能源带给系统最优结构、灵活性要求方面的巨大含义。其最重要的特点,就是系统的净负荷(总负荷扣除风光,因为它们边际成本为零,需要优先调度)会越来越少,以至于基荷彻底消失。因此,粗颗粒度的调度尺度、稳定外送与可再生能源的特性格格不入,横向切分负荷曲线的低时间分辨率调度方式已经变得不可行。


很简单,如果东部一个省负荷为1个亿,如果其自己就发展了1.5亿的风光,那么系统将有很多的小时数,面临着本地过发电的情况,从而使得接受外来电面临基本安全、技术与经济上的困难。


过去形成的西电东送格局,往往还有“全国一盘棋”“全国的资源全国用”的超过经济层面的含义。比如,一本名为《中国能源战略与政策》的著作提及:西部的资源是全国的,所以物理上必须运出来使用,要统筹西部与东部。否则,就可能表现为“由于能源分布的原因,富集地区依靠能源开采而发展迅速,贫瘠地区则因缺乏能源而举步维艰,要站在全局角度进行分析”。


在可再生能源时代,这一思维定势仍旧在相当程度上存在,要求“可再生能源配置全国一盘棋”,与矿产等资源类比。比如2015年,国家能源局曾经就十三五规划发文《能源“十三五”规划要实现九个统筹》指出:


有的省因为能源资源便宜,留作自己用,不输出。有的省今年不缺就不要其他省的资源,明年缺了就赶紧要。这都不符合规律,这必须放在全国一盘棋的高度来考虑,也就是说中央和地方之间的统筹,地方规划和中央规划之间的统筹。


那么,西部的丰富可再生资源是否具有本源价值?是否一定要物理上拿到全国来使用,形成所谓的“大范围配置”?本文从本源价值的视角讨论这一问题。


电力只有使用价值,本源价值大幅弱于各种矿产


哲学上关于社会本源或者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存在与否,以及如何界定的讨论无疑是烧脑,甚至于存在语言界定上的困难。


金融上的内在价值通过价格的参照系来界定,内在价值不是目前的价格,而是反映其基本面(意味着未来的收入)的价格衡量。


经济学上价格基本就等于(或者表征)价值,也就是一个商品或者服务避免的成本(而不是本身的成本),因此任何东西都可能是有价并且可替代,具有有限的价格。


生态学上自然生态环境往往意味着无穷的价值,也就是具有本源价值;所以,任何的破坏往往都是说不通的,人类只有解放环境才能解放自己。


黄金等贵金属的价值往往被人们认可,甚至历史上一段时期成为货币的参考基准,无论其现实价格如何波动。可再生能源、电动汽车、储能大发展之后,风机、光伏板、锂电池等设备涉及到的稀土与过渡金属成为了日益关注的焦点,有关其供应稳定性与安全性的讨论有超过传统石油安全的趋势。


相比这些金属,显然电力不依赖于具体环境与应用的价值要小得多。这可以从两个事实看出来:第一,电力的来源是多种多样的,任何的燃料燃烧、核能等非化石能源、机械能、化学能都可以转化为电力。即使本地缺乏相应的一次能源,也可以在很大的程度上通过运输解决燃料问题。第二,电力的市场价格可以为负。这说明,在某些时刻,多用电更能避免成本,指向系统成本更低的方向。


电力只具有依赖特定环境(比如变动的需求)的使用价值。有没有本源价值,我们通过对比可再生能源与稀有金属资源往往可以更形象的理解。比如铌这种金属,85%存在于巴西的一个矿藏中,剩余的在巴西另外一个矿与加拿大。而电力则可以说是随处可得的。


电力输送的高成本与可靠性问题,使得其与油气业不可比


可再生能源并不具有“本源”价值,因此并不必然需要从“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的社会主义乌托邦视角进行大范围配置。从经济价值的角度,由于地处偏远,需要极高成本的电网基础设施,而临近地区又缺乏有效需求(中短期内),那么其经济价值也会很低。输送的必要性往往只存在在部分地区、时段以及情景下。


这一特点,也为世界能源基础设施与价格的形态所证明。石油全世界基本是一个价格,波动不大(相比电力一天几倍的价格波动),早就形成了全球互联的基本格局;天然气最初是气态的,管道投资巨大,但是LNG的出现使得其可运输性、存储性能得到极大的改善,从而一个世界性的管道气与LNG统一市场(气与气竞争)格局正在加速形成,尽管各地区价格会因为运输成本而呈现不同。电力,基本并将继续永远维持区域市场的形态。


通过“输电线”加强跨区合作是个坏主意


“能源分布不均衡和消费不平衡的状况决定了我国必须在更大范围内优化配置资源,充分发挥电网跨区送电的功能”,“我国煤炭资源主要分布在西部和北部地区,水能资源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区,东部地区一次能源资源匮乏,但用电需求大且集中,能源资源与用电需求的逆向分布决定了西电东送的必要性”。类似的话语在过去的媒体、网文、政府文件、甚至是学术文章中出现了成千上万遍,但是这句话却存在着至少四个逻辑上的跳跃。


第一,东部能源资源相比自身的需求是比西部少,相比自己的需求可能也少,特别是化石能源。但是这其中不存在有还是没有的二值分布,只是质量差一些,比有些国家还是好很多(比如德国的光伏),甚至某些资源还比西部好,比如海上风电。并且,资源的好坏必须基于利用的标准,而不是发电的标准。


第二,分布与消费不平衡如果是对过去的描述性判断,未来为何不能通过产业转移减弱甚至消除这种不平衡?事实上,“比较优势”原则是经济学领域产业布局最基本的常识,不存在没有能源优势就发展不了的问题,恰恰相反,具有丰富资源而经济失衡的“资源诅咒”倒是很常见。东部不具有能源资源优势,为什么未来要维持甚至加剧这种不平衡?产业结构的调整为何没有角色?


第三,即使东部未来是能源消费中心,为什么不能依靠进口?如果就地平衡是个坏主意,为何就必须“本国内平衡”?印尼到东南沿海比新疆到沿海成本低多了。事实上,如果没有政策方面肆意的限制,沿海更大量的煤炭进口应该是我国各地区能源平衡的更有经济效率的方式。


第四,即使这种大范围调入调出长期是需要的,为什么不是铁路、公路、油气管道,甚至火车拉上电池、抑或大卡车拉上LNG来弥补这种不平衡?如果电网送电比以上成本高出太多或者安全性稳定性差太多,为什么要用电网?


又大又粗的高压电网,特别是基于保证“线路利用率”的基荷送电,已经成为中东部地区电力系统增强灵活性、发展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巨大障碍。


隐含的,之前的部分讨论,动辄以“资源大范围优化配置”作为由头,试图展示其对加强地区联系、跨区合作的经济含义,甚至时不时暗示对于我国这样一个统一的、具有高度凝聚力的大国的政治含义。经济与政治收益无疑是最重要的,但是,通过“输电线”的方式来实现,是个坏主意。它不一定奏效,也意味着高成本所带来的效率低下问题。如果人们相信可再生能源时代是未来,那么,必须消灭这种严重影响系统灵活性的基荷送电,以及过远距离(利用率低、成本高)的电力联网。


从计划思维到市场的转型


过去形成的西电东送的格局,具有很强的历史路径依赖,“中东部严重缺电”的痕迹很重。


缺电并不是获得用电特权的理由,它需要出价更高。如果西部一个电厂,卖给本地0.26元,但是卖给远端才0.25元,它为什么要舍近取远,为什么要额外使用甚至新建电网资源?这恰恰是过去发生的故事,突出的体现在三峡等水电外送上。三峡卖给各个省的电价,全部都不一样,高度分割的市场;卖给距离自己更近的江西,其价格比上海还低。系统的接线与调度方式急需要更加透明的理解。


而更多的输电线路,社会公众淹没在清洁、减少煤耗、减污数字的反复重复计算与宣传上。价格到底几何,是不是有效降低了本地用电成本,却在公开渠道很难查到。


更有甚者,通过模糊而似是而非的逻辑,要东部本地的电源为西部的基荷送电来“调峰”,其实就是本地机组要为外来电让出发电市场份额。这种缺乏经济价值观——为何不是反过来来调节——的想法,意味着整体经济效率的严重损失,是对电力系统有效率的平衡方式——本地平衡优先的挑战。


小结


彻底、公开、透明,以数据,特别是价格与运行数据为基础的描述性讨论,理解过去西电东送在战略层面正确、而操作层面与环节形成巨大扭曲与极端化的趋势,是一项迫切的任务。


在可再生能源大发展的时代,需要摒弃西部丰富“可再生能源”也具有本源价值的意识形态障碍,将讨论还原到一个基本的统一市场前提下的经济配置效率问题,以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为途径,以整体蛋糕最大为基本价值标准,破除所谓“清洁电”的忽悠——从用户讲,所有的电力都是一样清洁的,不存在煤电还是清洁电的区别。以可再生能源替代电力的相对价值为基准,确定是否大范围配置的必要性与基本方式问题。


过去已经发生的投资与建成的大容量线路,在经济上已经属于沉没成本,不需要在未来的决策中予以考虑。这是经济逻辑。但是,现实的政治逻辑恰恰相反。建成了就必须充分利用,否则相关的政治甚至法律含义无法承受。现在尤其需要防止出现的,就是这种政治逻辑。通过一切方式保证这些路线的“高利用率”,验证之前的决策正确,这将以送电端与受电端的电力运行进一步不灵活为巨大代价。没有这一改变,中国所谓的智能电网、物联网、工业4.0、能源系统数字化发展只能是空中楼阁。


这是今后一段时间以及能源发展十四五与中长期规划讨论所无法回避的问题。(作者:张树伟)


(编辑:张艳  审校:寇建仁)
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我们news@fwenergy.com或致电0351-4728541。

特别推荐

1 1-9月河南共生产原煤8118.7万吨 同比增长1.9% 2018-10-19

河南煤矿安监局10月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9月份,河南省煤矿共生产原煤8118.7万吨,同比增加148.96万吨,增长1.9%。 其中,骨干煤矿企业原煤产量7614.14万吨,同比减少0.83万吨,下降0.01%。地方煤矿原煤产量为594.56万吨,同比增加149.79万吨,增长42.2%。 1-9月份,河南能源集团生产原煤3491

2 每日煤焦要闻精选(2018/10/19) 2018-10-19

9月全国原煤产量30601万吨 同比增长5.2% 国家统计局10月19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9月份全国原煤产量30601万吨,同比增长5.2%。 与上月相较,9月份全国原煤产量环比增加941万吨,增长3.17%。 国家统计局表示,9月份日均原煤产量102... 9月全国原煤生产加快 电力生产增速有所放缓 9月份,规模以上工

3 国内煤市要闻回顾(10.15-10.19) 2018-10-19

山西9月份铁路外销煤炭分析 最新数据显示,山西省2018年9月份铁路煤炭外销2589.8万吨,环比下降4.4%,同比上升7.3%,其中国有重点矿9月外销煤炭2367.4万吨,环比下降4.8%,同比上升10.3%;地方集团煤炭外销222.4万吨,环比持平,同比下降16.8%。 1-9月份,山西省铁路煤炭外销合计23221.6万吨,同比上升5.8%。

4 9月鄂尔多斯市煤炭产量5344.3万吨 同比增长7.3% 2018-10-19

鄂尔多斯市统计局消息,9月份,鄂尔多斯市煤炭产量5344.3万吨,同比增加365.1万吨,增长7.3%。 1-9月份,鄂尔多斯市累计煤炭产量44443万吨,同比增加3370.5万吨,增长8.2%。 鄂尔多斯市煤炭资源富集,分布广阔,含煤区面积约6万多平方公里,占全市国土面积的70%以上,预测总储量近万亿吨,其中探明储量2017亿吨,约占全自治区的

5 国际煤市要闻回顾(10.15-10.19) 2018-10-19

亚洲需求强劲 澳大利亚煤炭行业希望重燃 近日,澳大利亚矿产委员会委托研究咨询公司Commodity Insights完成的预测报告显示,2030年,全球冶金煤进口需求增幅将超过9500万吨,由2017年的2.75亿吨增加至2030年的3.72亿吨,相当于以每年750万吨或2.3%的速度增长。 该报告显示,这样的增长速度相当于从现在起到2030年

6 9月全国原煤产量30601万吨 同比增长5.2% 2018-10-19

国家统计局10月19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9月份全国原煤产量30601万吨,同比增长5.2%。 与上月相较,9月份全国原煤产量环比增加941万吨,增长3.17%。 国家统计局表示,9月份日均原煤产量1020万吨,环比增加63万吨。 煤炭主产区中,内蒙古同比增长11.3%,比上月加快1.3个百分点;山西增长5.0

7 9月份全国火力发电量增3.7% 水力发电量增4.15% 2018-10-19

国家统计局19日发布消息显示,2018年9月份全国绝对发电量548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4%。 其中,全国火力绝对发电量378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7%;水力绝对发电量114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15%;核能发电量24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8%;风力绝对发电量23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5%;太阳能绝对发电量7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9%。

8 王显政在中煤协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2018-10-19

王显政在中煤协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9 国内供应紧张 2018年印度煤炭进口量预计增600万吨 2018-10-19

由于印度煤炭公司及印度电厂库存降至历史低点,加之工业需求强劲,研究机构预计2018年印度煤炭进口量将由2017年的1.58亿吨增加至1.64亿吨。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Mackenzie)报告显示,未来数月,由于工业产量持续增加带动需求,加之供应紧张,印度煤炭和电力现货市场价格预计将维持高位。 “我们预计,2018年印度动力煤进口量将由2017年

10 山西9月份铁路外销煤炭分析 2018-10-19

作为国家布局建设的重要能源工业基地,山西是全国最大的煤炭产地,年产原煤量长期居全国前列,占全国总量的1/4以上,累计产煤160多亿吨, 70%以上外输全国。 然而,“一煤独大”的格局也成山西的痛楚。改革开放年,山西不断重新认识煤炭,调整资源型经济结构,打造能源革命排头兵,煤炭大省正在呈现绿色转型发展的新态势。 最新数据显示,山西省2018年9月份

综合排行

1 国际动力煤一周市场评述(10.08-10.12) 2018-10-12

国际动力煤指数 本周,国际三港动力煤价格指数涨跌互现。截止10月11日,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指数110.35美元/吨,较上周下跌2.98美元/吨,跌幅为2.63%;南非理查德港动力煤价格指数99.77美元/吨,较上周上涨1.49美元/吨,涨幅为1.52%;欧洲ARA三港市场动力煤价格指数99.29美元/吨,较上周下跌1.33美元,跌幅为1.32%。详情见下表: 表一

2 国内动力煤市场一周评述(10. 8-10.12) 2018-10-12

一、 主产地动力煤-坑口销售良好 煤价运费上涨 坑口销售良好,煤价稳中小涨,此外受油价上涨以及修路堵车,矿上调车难,汽运费相应上涨。陕西榆林多数矿受化工需求旺盛影响,拉煤车排队较多,价格上涨10元,神府地区环保影响部分矿停产,大部分煤矿生

3 港口动力煤价逼近650元 今年或再度启动进口煤限制措施? 2018-10-09

十一小长假刚过,国内动力煤市场整体稳中有涨。节后第一个交易日,现货贸易商纷纷调高报价,最新一期的CCI5500动力煤价格已经逼近650元/吨。 分析认为,价格上涨的支撑来自秦皇岛港库存较节前大幅回落,加之发运成本上升、进口煤增量有限等多因素影响,市场看涨预期升温,贸易商惜售心态加剧。不过由于沿海电厂日耗大幅降低,对煤价上涨起到了一定的抑制作用。

4 国内焦炭市场一周评述(10.8-10.12) 2018-10-12

一、 指数变动情况: 二、 现状总结: 本周焦炭市场情绪发生转变,节后河北、山东区域焦炭价格出现分化,河北区域主流钢厂提降第三轮,降幅为100元/吨,累计降幅300元/吨;山东区域主流钢厂暂未提降第三轮,仍执行降幅200元/吨。部分超市场主流降幅的焦企陆续提涨,且贸易商启动询货,焦企出货较节前有好转迹象。 三、 信息反馈:

5 山西省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焦化产业污染防治和转型升级工作 2018-10-09

以生态环境保护倒逼产业转型 ----山西省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焦化产业污染防治和转型升级工作 10月8日,山西省政府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安排部署焦化产业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转型升级工作。王一新副省长出席会议并讲话,省政协副主席、省经信委主任李晓波主持会议。 会议详细解读了《山西省焦化产业

6 动力煤价淡季不淡后续需求或将转好 焦煤持续偏强焦炭第三轮提降范围扩大 2018-10-08

刚刚度过国庆小长假,国庆佳节期间,沿海煤炭市场呈供需双低走势,市场煤价格保持稳定。节日期间,主力电厂补库欲望不强,仍主要以拉运长协煤为主,但部分中小电厂和水泥厂仍在积极补库。 9月30日最新一期的CCI动力煤价格显示,CCI5500动力煤价格报644元/吨,较上期持稳,较9月初价格小幅上调19元/吨或3.0%。CCI5000动力煤价格报569元/吨,较上期价格没有发生变化

7 秦港库存直线下降至半年新低 煤炭市场利好颇多看涨预期升温 2018-10-11

最新一期的秦皇岛港煤炭库存数量报494万吨,跌破500万吨水平,至近6个月以来的新低。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在港口库存的大幅下降和运费上调成本上升的背景下,贸易商对于上调价格跃跃欲试。预计低库存仍将得到持续一段时间,有助于煤价的震荡上行。 中国煤炭资源网数据显示,截止10月11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数量为494万吨,期间9月21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数量为786.5万吨,曾一度逼近

8 国内炼焦煤市场一周评述(10.8-10.12) 2018-10-12

一、山西地区 现状总结 本周山西地区个别主流大矿铁路长协价格有20-50元/吨的上调,部分低硫主焦煤种价格有20-30元/吨涨幅,另外一些跨界配焦煤种价格也有20-30元/吨的小幅上涨,涨后临汾安泽主焦(S0.4 G85)报价在1580-1600元/吨。 趋势分析 利好:

9 9月份全国进口煤炭2513.7万吨 下降7.18% 2018-10-12

海关总署10月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9月份进口煤炭2513.7万吨,同比减少194.3万吨,下降7.18%;环比减少35.42万吨,下降12.35%。 9月份煤炭进口额为216460万美元,同比增长4.12%,环比下降19.02%。据此推算进口单价为86.11美元/吨,环比下跌7.09美元/吨,同比上涨9.34美元/吨。 2018年1-9月份

10 国内煤市要闻回顾(10.8-10.12) 2018-10-12

截至6月底全国生产煤矿产能34.91亿吨 建设煤矿产能9.76亿吨 截至2018年6月底,安全生产许可证等证照齐全的生产煤矿3816处,产能34.91亿吨/年;已核准(审批)、开工建设煤矿1138处(含生产煤矿同步改建、改造项目96处)、产能9.76亿吨/年,其中已建成、进入联合试运转的煤矿201处,产能3.35亿吨/年。 未按法律法规规定取得